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【腊月河原创】周恩来纪念堂115同题·寒风泪影送总理

1976年1月,寒风凛冽的一天,我打开电视。
    不,那时还没有电视,有的只是一台粗笨的台式收音机。
    可是,我多么想见一见您慈祥的面容,我多么想听一听你和霭的话语。我多么想知道,您正带领我们伟大的祖国,走向欣欣向荣。
    我把频率调到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地方。
    不,那时早已没有了这个频道,真实的话语早已被封存,有的只是一群张牙舞爪的人制造的谎言。
    我 只能在深夜里,从月光透进窗帘厚厚的缝隙间,拉上门帘,闩上门闩,把耳朵贴在外国广播电台的频道上。
那里闪着一丝微弱的信号,从跳动的光芒里,我知道了您病危的消息,我知道您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我知道了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天安门广场悼念您的消息。
    一 种揪心的疼痛,伴着泪水往外流淌。我只能默默的流泪,我不能放声大哭,我不能向每个人宣告我的悲痛,虽然我知道,您的离去意味着什么。正如我居住的房子将塌,而我恰好看到了它在擅抖,但我不能逃离,更不能告诉屋里的每一个人逃离。因为在倾斜的屋子门口,守着一群张牙舞爪之徒,他们用不可告人的手段,制造了坍塌的事端,却又气急败坏地想堵住每个知情人的嘴。
    然而这大厦还未坍塌,我发现屋里的每一个人都和我一样,现出痛苦的表情。他们拽着一张冰冷的报纸,目光呆滞,沉浸在 噩耗宣布的悲痛中,他们泪流满面,百感交集,痛不欲生。
    我突然觉得,在您生命的最后一刻之后,在天安门缓缓流动的沉默之中,在洁白晶莹而透明的小花映照的悲伤之中,您的笑容已不是永久的道别,您的沉默已不是默默的哀悼, 您的逡巡也早已不是俯瞰人间的大度,他们已然变成为一种战斗。您用共和国总理瘦削的身躯和伟大的灵魂倾听每一位民众的呐喊,用春风般的笑容融化人们心底的寒冷和恐惧,让泪水化作洪流,冲走邪恶与污浊,换来正义和生机。
     于是白发苍苍的母亲来了, 她枯槁的双手抚摸着如绸缎般乌黑柔软的挽联,像抚摸孩子乌黑柔软的头发,她炯炯有神的眼睛凝视着您的遗容。您看出来了,您听到了她的心声,她把自己余生的最后一个愿望托付给缓缓远去的灵车。那里您还在办公,您把最后一个永久的批示——人民万岁,存封在坚固的档案之中。笔迹是铿锵力透的心碑,封条是隽永常青的绶带。
     年过半百的科学工作者来了。他泪花闪烁,拖儿带女,寒风在陈旧的毛呢大衣中肆掠侵袭,他浑然不觉,焦急的目光在厚厚的镜片后寻找,他带来了毕生工作成果的汇报。他手扶镜框,在天安门的灵台上挥泪祭奠。您看到了,您在深沉的目光中作了最后一个国务院令:危难之中,崛起——中国。长城是钢铁的印章,群情激奋是正义难当、永不褪色的墨宝。
     孩子们来了,他们脸上失去了往日灿烂的笑容,干涸的泪痕在通红的脸上遗留,他们手扶父亲的肩膀,在高过人群的视野中,他们心里仍有一丝安慰:他们终于看到日思夜想的周爷爷了。您用素净的鲜花传达自己的愿望:不要让孩子们失去笑容。
     总理,让我把一朵洁白的小花,敬献在您的灵前,可是年年三月,西子湖畔,江波照着燕影, 碧叶儿伴着柳丝,何处寻您清瘦的身影?何处寻您呕心沥血的辛劳?燕山脚下,青磐如玉,缕缕云丝,如唐诗宋词里映出娥女的素手华章。可是风雨千年,何处寻伟人不朽的功勋,何处寻王候辉煌的业绩?那一种厚重,只少了您潇洒云游的挥毫,只少了您来去无牵的轻快。
     春天,生机盎然,我抚摸每一株小草的翠绿与温柔,也感受着泥土的厚重和生命的轻灵与华贵。在这复活的季节和复活的时光里,冬天那场纷纷扬扬的小雪,是否早已在人们心头淡忘,那些如蝴蝶般飞舞的粉末,它们的降落是悄无声息的,它栖息在每一片花,每一叶草上带来的震擅也是微不足道的,在芬芳的大地上,也许根本找不到它的痕迹。但它正无声而美丽地覆盖在人们的心田,那晶莹的雪花如展翅飞翔的精灵,不是跌向地狱,而是升向天堂,飞向人类心灵构成的殿堂,在这殿堂的门口,庄严肃穆地写着六个大字“恩来精神永存”。
     敬爱的周总理,这就是您人生的写照。捏拢,它就是铮铮铁骨,血肉沸腾之躯,八亿人民伟大的奉献精神和信仰所在。分撒开来,它就是千家万户温馨的梦境。在它的感召下,人们心头曾经美好的愿望一个个复活、成长起来。安息吧,总理,看大地冰雪消融,政治家举起了铁腕拨乱反正,人民教师拾起了尊严呼吁良知,工人安心地生产,农民愉快地耕作,一列时代的列车,正载着祖国奔向欣欣向荣的远方。
      三月,我愿褪去生命的色彩,冷却青春的热情,拆卸情感的重心,做一朵晶莹的雪花,洁白、轻盈、潇洒, 萦绕在您的灵前,唤起人们心中那场小雪的芬芳。
求仁得仁有何怨,情思深深无邪念……
返回列表